【广东援鄂战队】武汉支援的58天,在普通病区干着重症监护室的活...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李志喜
字体:

陈炯明(1878年-1933年),粤系军事将领,中国军事家,参加过辛亥革命及著名的黄花岗起义。1917年帮助孙中山打响护法战争,对抗袁世凯。他在军事上支持和帮助孙中山在广东的发展。他在第二次护法战争期间与孙中山意见不合,他的部下不满孙“过河拆桥”对待陈,于1922年6月围攻总统府,意在驱逐孙中山离开广东。孙中山逃到永丰舰。孙于次年收买陈手下部将,陈于是遭到所有效忠孙中山的军队的讨伐,被迫离开广州。孙派人暗杀邓铿,并将责任推到陈身上。1925年他的残部被李宗仁等的桂系军摧毁,逃到香港,创建中国致公党,任总理,继续为中国的统一和富强而奔走。后病卒于香港。陈炯明(1878年-1933年),粤系军阀,中国军事家,参加过辛亥革命。1917年帮助孙中山打响护法战争,对抗袁世凯。他在帮助孙中山的同时,也与孙中山对立。在粤系党政系统中拥有深广的人脉,与辛亥革命元老何子渊、姚雨平等人有袍泽之谊,后因政见不同而分道扬镳;他在二次革命期间与孙中山意见不合,于1922年炮轰总统府,企图杀害孙中山未成;于是遭到所有效忠孙中山的军队的讨伐,包括蒋介石。1925年他的残部被李宗仁等的桂系军摧毁,逃到香港,后卒于香港。1908年毕业于广东法政学堂。1909年创办《海丰自治报》,旋被推选为广东咨议局议员。同年加入同盟会,翌年参加了广州新军起义,起义失败后,到香港参加党人刘思复等组织的支那暗杀团。1911年,广州“三·二九”起义爆发,陈任统筹部编制课课长兼调度课副课长。武昌起义后,赴东江组织民军起义,建立循军,光复惠州所属各县。广东光复后任副都督、代都督、绥靖经略、护军使。二次革命中,宣布广东独立,二次革命失败后流亡南洋。1916年在惠州附近成立了广东共和军总司令部,任总司令,参加护国。袁世凯死后,交出兵权,北上晋见段祺瑞、黎元洪,获“定威将军”称号。1917年随孙中山南下护法,11月任广东省长亲军司令,12月任援闽粤军总司令,率亲军组成援闽粤军。1918年1月,兼任惠潮梅军务督办,率部入闽,援闽粤军扩编为两个军后任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1920年8月,奉命回师广东进攻桂军,10月28日,攻克广州,任广东省长兼粤军总司令。1919年10月任国民党广东支部长,反对孙中山北伐,鼓吹联省自治。孙中山就任非常大总统后,任陆军部长、内政部长、广东省长兼粤军总司令。因反对北伐,且以辞职相威胁,被免去内政部长、广东省长和粤军总司令职,保留陆军部长。1922年6月指使所部叛变,炮轰孙中山驻地后回任粤军总司令。1924年1月4日,孙中山通电讨陈,组成东、西两路讨贼军,16日讨贼军克广州。陈炯明通电下野,退居香港,残部退往东江一带,后经广州国民政府两次东征,被彻底消灭。1925年10月10日,洪门团体代表在美国旧金山召开中国致公党第一届代表大会,美洲致公堂改组为中国致公党,推举陈炯明为总理,唐继尧为副总理。1933年9月22日,陈病逝于香港,翌年归葬于惠州西湖。陈炯明主政广东期间颇有建树,且作风廉洁。主张“联省自治”和平统一中国,因广东现实的困难,认为孙中山的北伐革命不切实际而反对。其贡献政治上,实施“联省自治”,使广东成为全国的“模范省”。建立了现代的政治机构,如:广州市的正式建市由其主导进行。立法、行政、财政、审计等机构运行有序。推行基层民主和自治,精兵简政,与民休息。经济上,兴办实业,兴建公路,扶持民企等,使广东在民国期间得到最好的发展。教育上,私立学校兴盛,为全国之最;发展公办教育,实行免费教育;请陈独秀任省教育长。社会生活上,革除陋俗,主要禁绝烟赌,使之绝迹,民风大好。“五四”运动后,一些文人学者认为,既然南北政府都无力统一全国,与其连年征战,不如各省先行自治,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了,再实行联省自治。如此便可以不通过武力而最终实现全国统一。联省自治者最津津乐道的,就是北美13州经独立战争脱离英国后,经由11年高度地方自治的“邦联”,进而建立“联邦”的历史。这似乎为久经战祸、渴望和平统一的国人提供了另一可行选择。因此,联省自治的主张一经提出,不仅风靡南方各省,而且迅速波及北洋政府治下的北方省份。陈炯明对联省自治尤为心驰神往,1921年2月,他在《建设方略》一文中,详细解释了自己的政治见解:近世以来,国家与人民之关系愈密,则政事愈繁,非如古之循吏可以宽简为治,一切政事皆与人民有直接之利害,不可不使人民自为谋之。若事事受成于中央,与中央愈近,则与人民愈远,不但使人民永处于被动之地位,民治未由养成,中央即有为人民谋幸福之诚意,亦未由实现也。(《陈炯明集》下卷,中山大学出版社,1998年9月)然而孙中山成立正式政府和选举总统的主意已定。1921年1月12日,非常国会在广州复会。孙中山号召国民党人,像推翻清政府、袁世凯那样,再发动一次全国性的革命,来推翻北洋政府,他宣称:“北京政府实在不是民国政府。我等要造成真正民国。总统选举对孙中山的主张,陈炯明等人则不以为然:依总统选举法,总统由两院联席选出,出席议员至少须全部的三分之二,即580人才能举行选举总统会,现在广州的旧国会议员才两百多人,还不够原众议院人数的一半,而且实行记名投票,这岂不是自毁法律吗?和北方毁法,又有什么本质不同?一旦广东成立正式政府,结局只有一个:南北之间将再次陷入战争之中。什么地方自治,什么建设模范省,统统都变成镜花水月。孙中山则以为陈炯明的保境息民怀有私心,他的性格,是认准了的目标,便义无反顾地走下去,成败利钝,在所不计,此亦所谓“知难行易”也。陈派的人最终拗不过孙中山。1921年4月7日,两百多名议员召开非常国会,表决通过了中华民国政府组织大纲,在这个大纲中,只规定了大总统的产生和权限,却没有任期,也没有规定政府的组织架构。一切政务、军务、内阁任免,均由大总统“乾纲独断”。会议采用记名投票,“以示负责”。结果孙中山得218票,陈炯明得3票,废票一张。孙中山当选为中华民国大总统。整个过程仅用了不到两个小时。正如陈炯明预料的一样,孙中山当选总统和西征、北伐,仅仅是一件事情的三个环节,它们是紧紧相扣的。6月,孙中山任命陈炯明为援桂军总司令,叶举为前敌总指挥,开始第二次粤桂战争。粤军以雷霆万钧之势,楔入广西境内,8月初,进驻南宁。随后,孙中山派邹鲁到广西,敦促陈炯明出师援鄂,并由广东政府接济军费400万元。但陈炯明说,粤桂战争花费巨大,能动用的钱差不多都投进去了。他想尽一切办法,也只能筹到200万元,还要等北伐军出发以后才能付出。双方信使,徒劳往返,无济于事。孙中山亲赴南宁,当面向陈炯明晓以大义。结果陈炯明仍然主张先定省宪,以确立民治的基础;再议国宪,循序渐进地推进统一。他说自己并不反对北伐,只是现在兵疲将惫,囊空如洗,根本不可能远征北方。10月29日,孙中山在梧州设大本营,一面派汪精卫回广州筹饷,一面躬亲督师,溯江北上,向桂林前进。他愤然表明:“我已立誓不与竞存(陈炯明字)共事。我不杀竞存,竞存必杀我。(《华字日报》)1922年6月24日)遂有把手枪交给黄大伟,令其刺杀陈炯明之举。(章太炎:《定威将军陈君墓志铭》,载《广州文史资料》第9辑,此事亦经黄大伟本人撰文证实)邓铿之死经过长时间的酝酿之后,1922年2月3日,孙中山决计取道湖南,进兵北伐。但由于连年被兵,湖南方面无论是当局还是人民久已厌战,所以宣布保境息民,公开拒绝北伐军假道。入湘计划于是告吹。3月26日,孙中山在桂林召开会议,决定班师回粤,改道江西北伐。这时广州发生了一件凶案。3月21日,陈炯明的亲信、负责为北伐军在后方筹划的粤军参谋长邓铿从香港公干回省,在广九车站突然遇刺,两天后身亡。国民党官史一向说邓铿是被陈炯明暗杀的,然而,从目前的史料看,这种说法大可质疑。据罗香林记述:“公知凶手所自来,且身中要害,知不能免,急命司车者驶回省署,告陈公(炯明)暨家人亲友以后事。(罗香林:《革命先烈邓公仲元传》)《陈炯明叛国史》也说:“邓被刺后,抬入总司令部,曾向大众叹气言曰:‘我知参谋长地位危险,何必自己人杀自己人。有问凶手为谁者,邓又叹气,谓:‘我认得,真不料他杀我。如果邓铿认得凶手与陈炯明有关,他怎么会在受伤后马上返回省署(陈炯明办公的地方),又命人通知陈炯明呢?后来陈炯明辞职离开广州时,“邓仲元(铿)夫人及邓之介弟闻讯,赶至车站送行,陈与之谈话甚久,语及邓仲元身后时局之状况,相对泣下。(《申报》1922年4月30日)可见邓的亲属都不认为陈炯明是幕后黑手,陈邓两家还一直保持着通家之好。密切关注局势发展的驻穗美、英两国领事馆也认为,刺杀邓铿,是孙派国民党人所为。美国副领事在1922年4月4日有一份报告说:“关于谋杀邓铿的动机,我从外国情报探得两报告,一说是广西系所为,另一说是国民党,以警告陈炯明而下毒手。英国总领事在4月22日也有一份报告说:“国民党谋杀陈炯明的参谋长邓铿,现已为众所周知的事实。邓铿之死,对孙陈间本来就脆弱不堪的关系,可以说是致命一击。有一种说法是,陈炯明不愿全力支援孙中山的北伐,孙中山为解兵马粮饷之忧,必欲除之而后快,是以杀陈手下的第一大将,以收杀鸡骇猴之效。(汪荣祖:《邓铿之死真相探索》,载《李敖千秋评论丛书》,1990年2月)4月9日,孙中山决意变更计划,令在桂各军一律返粤,潜师而行,到了梧州,陈炯明才知道。孙中山让廖仲恺转告陈炯明:一、陈炯明参加北伐,二、筹措500万元的军费。陈炯明无法接受孙的条件,遂被罢黜。举兵北伐4月23日下午,孙中山在越秀山总统府召开全体幕僚会议,决定行止。大本营内,有两种意见,一是主张暂缓北伐,先清内患,解决“陈家军”;二是立即转道北伐,避免与陈炯明直接冲突,双方仍留转圜余地。孙中山赞成第二种意见,“竞存叛迹未彰,在桂粤军数年奋斗,犹欲保存”,因此,他决定亲自督师北伐,“两广仍交竞存办理,给以殊恩,当能感奋”。孙中山急图北伐,与北方形势的发展,不无关系。4月下旬,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孙中山与奉、皖军阀一直有秘密接洽,结成三角同盟。孙中山..www.book1234.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

新快报于3月16日推出广东援鄂医疗队队员全名单特辑—“障川东之 力挽狂澜”,将广东支援湖北医疗队每一名医务人员的名字印在纸上,并定点派送到各大医院。新快报记者 何生廷 彭程 黎秋玲“被国家需要,是一个

4月到10月是蜱虫活跃的时期,遇到蜱虫叮咬切勿生拉硬拽,处理不当轻者引发皮肤疾病,重者甚至危及生命,正确的处理方式是什么?速看→ 【紧急提醒】这个“黑点”又来了,严重可致命!现在正高发……

胡镇随,1904年生人,字其去,湖南新化人,黄@埔军校第五期步科第一学生队学员,总@统府第六局(又名总务局)交通科科长,国@民党第十四军第八十五师师长,第十四军副军@长,被中@华民@国南京

讲述者: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彭红

起点:武汉市 1.武汉市内驾车方案 1)从起点向正东方向出发,行驶30米,左转进入沿江大道 2)沿沿江大道行驶1.7公里,左转进入芦沟桥路 3)沿芦沟桥路行驶470米,右转进入中山大道 4)沿中山大道行驶410米,右

2020年的春天,似乎对所有人很不友好。澳洲的大火从2019年烧到了2020年,生灵涂炭;美伊开打,战火频频,更让一架无辜的民航客机被导弹击落,引起全球哀叹;再加上东非的蝗灾、西班牙的暴雪和菲律宾的火山喷发……全球人民一片哀嚎。

起点:武汉市 1.武汉市内驾车方案 1)从起点向正东方向出发,行驶20米,左转进入沿江大道 2)沿沿江大道行驶1.7公里,左转进入芦沟桥路 3)沿芦沟桥路行驶460米,右转进入中山大道 4)沿中山大道行驶440米,右

而中国也未能幸免,除夕夜,“新冠肺炎”全面爆发,整个中国在春运的传统迁徙下,不得不全面进入疫情高度戒备状态,举国抗击疫情!没想到这次疫情比03年非典更疯狂,仅仅一周时间,就传遍全国。

5.沿大广高速公路行驶660.4公里,朝鄂州/武汉/武汉机场/高铁站方向,稍向右转上匝道 6.沿匝道行驶550米,过花湖枢纽立交互通约630米后,直行进入武鄂高速公路 7.沿武鄂高速公路行驶74.4公里,过青化立交桥

除夕夜飞赴武汉

17年前抗击非典时,刚刚毕业的我来到急诊科,初生牛犊不怕虎,跟着领导和老师们后面学,也不知道害怕。17年后的除夕夜,当武汉疫情需要支援时,我义无反顾地来了。

1月24日除夕的下午,看到医院发出组建支援武汉医疗队的通知后,我毫不犹豫主动请缨了, 我怕父母担心,就一直瞒着她们自己报名支援武汉的事情。在去朋友家吃团年饭的路上,接到医院需要紧急出发的电话,马上掉头回家,匆忙收拾了点行李,就赶回了医院。

1月25日凌晨1:45到达武汉机场,天空下着毛毛细雨,天气很冷,寒风刺骨,温度仅有5度,大巴车载着我们,穿过高楼大厦,行驶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车上静悄悄的,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出发时虽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没人清楚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

凌晨4:00到达驻地酒店,办理入住、分配房间、搬运行李与防护物资……轮流洗漱。5:50我终于躺在床上了,每年大年初一早上爸妈都会很早起床拜神,我犹豫了下还是给他们打了个电话,电话里隐约传来的鞭炮声在这陌生的城市寂静的夜里特别响亮,我整理情绪,用和往常一样的语气跟他们简短说了几句,给他们拜年。

经过小半天的休整,下午我们接受了卫健委的培训,强化学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和院感防控的理论知识,熟练掌握穿脱防护服的流程。面对严峻的疫情,大家相互监督,反复训练,不断纠正细节,做到人人过关,做好自身防护是保障我们安全的关键。

1月26日上午我们随着值班人员一起出发,实地考察了汉口医院的环境布局,院方跟我们介绍了疫情防控收治情况和我们即将接收的病区情况。病区条件比较艰苦,入口处临时用两个大柜子搭建的缓冲区,从清洁区到污染区之间几道墙壁并不密封,缓冲间里面没有照明灯,我们只能摸黑脱去防护服,这给初入病房工作的我们带来很大挑战。疫情爆发以来,汉口医院全院职工积极投入到抗疫大战中,他们早已不堪重负、身心疲惫,病区各项物资的安置,医疗垃圾的处置,院感防控优化,包括防护用品清洗消毒,都需要我们负责。

因为长头发更容易出汗,藏匿病毒,而且不方便穿防护服, 为了更好的照料病人投入工作,爱美的我把自己的长发剪短了,特殊时期防护大于一切,没有防护就没有生命,自己活着帮助患者消灭病痛就是最大的胜利。

晚上从下班的兄弟姐妹口中得知,病区病人多,病情重,一些防护物资还没有跟上,患者总体情绪比较稳定,态度友好。面对未知的敌人,心里其实有点恐慌,不过身经百战,满怀信心。

第一次踏上疫情战场

1月27日第一天正式去汉口医院上班,我和李颖贤(小贤)跟中山三院的8位护士、南方医院的2位护士一起组成了一个12人团队,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医院,但是来到武汉后,很快就建立了革命的友谊,彼此守望相助。从驻地酒店大约步行15分钟左右就可以到达医院,灰蒙蒙的天空、潮湿的街头、刺骨的寒风都没有阻挡我们前进的脚步,也没能改变我们战胜病毒的信念。

上班的地方在汉口医院的内科楼的二楼,空间有限,12个护士挤在小小的值班房穿防护服,然后轮流进去病房交接班,医护人员全副武装,毫不胆怯。大家互相监督,互相检查防护服的密闭性,统一装备,站在对面都认不出谁是谁,但战友炯炯有神的眼光传递共同战胜病魔的决心。进去病房时,小贤在我胸前和背后写上我的名字, 我代表的是广东医疗队,代表的是广医一院,也代表着急诊科,我必须全力以赴,做到最好!

第一天进病房,视觉和心灵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的混乱的场面,发热门诊、病房人满为患。病区总共80张床位,有将近一半的危重病人,一半以上病人有心电监护,补液量比较多。组长分给我和小贤20个病人,10个病人上了心电监护,8个病人吸氧,每个病人都有补液。而且工作量比较大,没有护工清洁工,我们需要打开水、收拾垃圾、派早餐中餐等琐碎事情。

初来上班的我们很多东西不熟悉,床号都没有分清楚,还有呼叫铃、输液卡、床头卡都找不到位置在哪看,有些病人换补液等待时间过久稍显急躁,不过一解释,我们是广东医疗队,今天过来第一天上班的,刚刚接手这个病区,很多东西不熟悉,希望见谅,一解释后病人很激动很开心,很感谢我们, 你们真伟大,是我们的救星呀……

有一个70岁的阿伯,情绪很低落,不断问我们他能不能治愈,什么时候会死……我们听了很心酸也很心痛,我们告诉他,我们是钟南山院士团队过来支援武汉的,我们带来了广东最好的人才和技术,您要自己有信心,一定能够早日康复出院的……为他点燃了生命的希望!

还有一个女士,体型较肥胖,血管很不好找。为了减少反复穿刺的痛苦,我认真细致给她寻找血管,刚低头准备进针时,眼镜就起雾了,眼前看到的是一大片模糊的皮肤,已经看不清血管了,因为一低头呼吸,近视眼镜就很容易起雾。那个女士看到这种情况表示,你是我们的救星,年三十大过年的就过来了,姑娘们不容易呀。马上就坐了起来抬高了右手,让手的高度和我站着的视线差不多平行, 在病人的充分配合下,穿刺成功了,看到病人如此的理解体贴,顿时倍感温暖,充满斗志。

在普通病区干着重症监护室的活

截至3月12日,汉口医院呼吸6区累计收治184个患者,重症患者比例达到69.02%,累计危重患者占比12.5%。早期危重症占比达到20%。但截至3月12日的死亡率是10.87%,这个数字比累计危重患者比率占比小了1.63%。我们虽然是在普通病区,但病区内设重症监护室,重症人数占比高,实际上是干着重症监护室的活。

由于汉口医院中心氧压不足,高流量吸氧需要使用大氧筒供氧,氧筒非常的重,我们上班需要更换氧筒,高峰时 一个班一个人可以更换至10瓶,十分耗费体力。每天的工作紧张而忙碌,护目镜容易起雾,增加工作难度。一般情况下,穿脱防护服共需要1个小时,穿上防护服护士一般连续工作4个小时,护理交接班和处理病区垃圾需要0.5个小时,上下班路途共需要1个小时,共需要6.5个小时以上。 防护服不透气,搬氧筒、拖地等等耗费体力,下班后衣服湿透,脸上布满了N95口罩、护目镜压痕。我们每天忙碌着,直观地感受到死亡率下降,病重人数减少,患者入院率大幅下降,出院率大幅上升。

大家庭的温暖

武汉寒冷的天气、潮湿的街头、刺骨的寒风、空荡的街道,每天医院、酒店两点一线,来回路上,脚步匆匆。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来武汉支援的事情,但是同事、朋友、亲戚、同学已经从各个渠道知道消息,她们通过微信、语音,给我发来祝福红包,叮嘱我做好防护,一定要平安归来。走的时候,同事们知道我没有吃上年夜饭,用最短的时间七拼八凑给我凑了一份简单丰富充满惦念和牵挂的年夜饭,真的特别让我感动。在科室简单吃了几口年夜饭,送行的同事往我手里塞满了红包和食物。苏湘芬护长给我准备了一大袋零食,在武汉成了我思念家乡和支撑下去最大的鼓励。

刚来的时候,由于时间仓促, 我们随身携带的物资很少,医院便想方设法为我们寄来了各种物资,院领导还经常视频连线慰问,关心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情况,科室梁子敬书记、林俊敏主任、苏湘芬护长经常嘱咐我,在抗击疫情的战场上,首先要保护好自己 ,这样才能更好的救治病人,一定要做好防护,平安归来。

疫情防控阻击战仍在继续,越是艰险越向前,经过抗击“非典”洗礼锻造的英雄集体只有先锋,绝无逃兵。虽然武汉天气很冷很冷,但是我的心里是暖的,因为 后方有广医一院、急诊科这个大家庭为我打气祝福。有你们的支持,我在前方不寂寞,才能更坚强的走下去。

党在我心中

在抗疫前线,我认真学习党章、党中央防控疫情的指示、“总书记给在首钢医院实习的西藏大学医学院学生的回信”、 “总书记给北京大学援鄂医疗队全体‘90后’党员的回信”等精神,牢记为人民服务的使命初心。在陈爱兰主任和我的影响下,90后新生一代战士小贤毅然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得到上级领导的批准,火线入党。3月2日,由钟南山院士领誓,我也重温了入党誓词,那一刻我心潮澎湃。

从2005年入党,如今已第15个年头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能深刻体会到一个共产党员的职责和使命。 家国有难的时候,我们没有理由退缩。出发去武汉的时候没敢给我爸妈说,怕他们担心,后来我们上新闻被同村的人看到了,告诉了他们。我当时还怕他们批评我不让我去呢,结果我爸说,我们支持你去,我们家都是党员,根正苗红,这种时候就应该积极在前,当时我就觉得有我父母的支持,我就啥都不怕了。而且爸爸是党员,是村长,也是一名村医,父女一同在前线奋斗,是对我最好的鼓励。爸妈的支持,也让出征在外的我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最好的自己

在武汉的58天抗疫期间,所经历的见闻让我内心有不少的触动: 在疫情面前,感觉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但疫情面前,医护人员又是一致的团结,有着共同的目标就是打倒病毒

那一天,我终于见到了离别了近二十载一直在武汉工作的同窗好友,虽只是隔窗相望,却仿佛回到了校园的青葱岁月;那一天,我偶遇了2020年武汉的第一场雪,欢欣雀跃,开心地像个小孩子;那一天,我过了一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但有那么多战友的陪伴,我一点都不孤单!

护士这个职业很辛苦,但也是充满热血的。剪掉了长发,连续六小时不吃不喝,第一次穿上了尿不湿,第一次感觉到浑身湿透的酸爽……不停地重复着穿防护服,戴护目镜和多层手套,每一天都在憋气和缺氧中度过。洗手、洗头、洗澡,每一个步骤都要小心翼翼,步步惊心。我也害怕过,害怕自己一时疏忽而毁了整个医疗团队;但我又是无比地相信自己,因为我的内心也从未如此坚强。

当站在病床前,看着病人一双双眼睛都在跟你说“我要活下去”的时候,救死扶伤就会有无穷的动力,让我去拼尽全力。帮助他们,守护他们,看到他们能康复出院,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我只是千万医护人员中最普通的一员,只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份内事。我害怕过,却没有迟疑,我无助过,却没有放弃, 武汉之行让我找到了最好的自己,一直平凡,却也可以负重承受,默默勇敢前行。

来源:广州卫健委、广州市医师协会、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编辑:朱晓华、梁杰祥、李滢

责编:陈广泰

致敬!

第一次国共内战时期的剿总1932年4月,国民政府特任何应钦为“赣粤闽边区剿匪总司令”、蒋介石为“豫鄂皖三省剿匪总司令”,这是“剿总”名称第一次出现在历史上。鄂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设于武汉,下辖左、中、右三路军,除左路军“围剿”湘鄂西苏区外,中、右两路军总兵力24个师6个旅30余万人(其中有三分之一是蒋介石嫡系部队),负责进攻鄂豫皖苏区,另有4个航空队支援地面作战,主要目标指向共军鄂豫皖、湘鄂西根据地。何应钦的赣粤闽边区剿匪总司令部,则指挥江西、广东、福建以至湖南的国军,牵制削弱中央苏区红军的力量,配合北线作战。1932年7月至1933年3月,以这两个总司令部为指挥机关,发动了对鄂豫皖、洪湖、湘鄂西和中共根据地的全面进攻,史称第四次剿共,中共方面则称之为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反围剿战争。第四次剿共结束后,“赣粤闽边区剿匪总司令部”于 1933年8月撤销,“豫鄂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于1935年2月撤销。第五次剿共之际,共军被迫离开江西,展开长征,到达陕北延安,国民政府于1935年11月设立“西北剿匪总司令部”,继续“围剿”红军。抗战结束后,西北剿总改为西北军政长官公署。1945年9月1日成立军事委员长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驻长春、北平、锦州、沈阳,负责二战结束后东北接收事宜,行营设政治委员会及经济委员会,分别办理行政、经济事宜。东北行营内部设秘书厅及参谋、军务、交通、总务、经理、军法、人事、航警、通信等九处。1945年10月东北保安司令部成立,设立冀热辽边区司令部,驻地绥中,东北剿总成立后改为秦皇岛,受东北及华北剿总指挥。1946年8月22日东北行营改称国民政府主席东北行辕,1947年10月,改主任为陈诚。1947年1月1日内部机构改设主任办公室,第一、二、三、四、总务、经理、军法、新闻等八处。1947年11月1日东北行辕政治、经济委员会合并组成东北行辕政务委员会。该会代表行政院处理东北政务,下辖九省二市,对行政院所属部(会、局)设在东北的行政或事业机关给予指导、监督。1948年1月17日成立东北剿总,驻沈阳,受国防部及东北行辕指导,司令卫立煌,同年6月2日东北行辕撤销,行辕政务委员会按原编制改称东北“剿匪”总司令部政务委员会。兵力方面则重新组建了在1947年冬季作战中被消灭的新5军,新编成新8军,使正规部队达到十四个军约四十八万。原华北剿总和东北剿总共同指挥的冀热辽边区司令部,改称锦州指挥所,并划归东北剿总单独指挥,由范汉杰任指挥所主任,指挥第6兵团共四个军十四个师,连同地方部队约十五万人,防守义县至山海关一线,重点防守锦州、锦西、葫芦岛,保障东北与华北的联系。卫立煌亲自指挥第8兵团、第9兵团共八个军二十四个师,连同地方部队约三十万人,防守沈阳及其周围的抚顺、本溪、辽阳等地,作为防御中心。由东北剿总副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郑洞国指挥第1兵团两个军六个师,连同地方部队约十万人守长春,牵制解放军主力。辽沈战役前夕,东北剿总已经下辖正规军4个兵团14个军44个师(旅),总兵力为55万人,指导辽沈战役。1948年11月16日因锦州会战失败,宣布撤销。总司令卫立煌副总司令杜聿明,郑洞国,范汉杰,梁华盛,孙渡,万福麟,张作相,马占山,陈 铁参谋长赵家骧副参谋长宋子英,郝家骏,姜汉卿,袁克征,彭杰高参室主任苏炳文第一处处长宋子英第二处处长郑一民第三处处长姜汉卿(兼)第四处处长郝家骏(兼)总务处处长李万春政工处处长魏鸿绪工兵指挥官李贤炮兵指挥官杜显信(兼)通信指挥官胡碧华(兼)沈阳防守司令官梁华盛(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兼)锦州指挥所副主任贺圭锦州指挥所参谋长唐云山,李汝和第六兵团司令官:卢浚泉副司令官:杨宏光参谋长:董汉山第93军军长:盛家兴下辖暂编第18师、暂编第20师、暂编第22师,共9个团 第54军军长:阙汉褰下辖第8师、第198师、第291师,共9个团 新编第5军军长:刘云瀚下辖第43师(该师后拨归94军建制)、第195师、第293师、暂编第60师(后为第184师),共12个团 新编第8军军长:沈向奎下辖第88师、暂编第54师、暂编第55师,共9个团 独立第296师,共3个团 第一兵团司令官:郑洞国副司令官:曾泽生、彭杰如第60军军长:曾泽生下辖第182师、暂编第21师、暂编第52师,共9个团 新编第7军军长:李鸿下辖新38师(原属新一军)、暂编第53师、暂编58师,共9个团 第八兵团司令官:周福成参谋长:蒋希斌第53军军长:周福成下辖第116师、第130师,共6个团 东北第1纵队、东北第2纵队,共12个团 第九兵团司令官:廖耀湘参谋长:杨琨新编第1军 军长:潘裕昆下辖第50师、新30师、暂编第57师,共9个团 新编第6军 军长:李涛下辖第159师、新22师、暂编第62师,共9个团 新编第3军 军长:尤天武下辖第14师、第54师、暂编第59师,共9个团 第49军 军长:郑庭芨下辖第26师、第79师、第105师,共9个团 第52军 军长:刘玉章下辖第2师、第25师、暂编第54师,共9个团 第71军 军长:向凤武下辖第87师、第88师、第91师,共9个团 青年军第207师 师长戴朴,后扩编为第6军,戴朴任副军长代军长 下辖第1旅、第2旅、第3旅,共6个团 新编骑兵司令部 司令官:徐梁骑兵第1旅、骑兵第2旅、骑兵第3旅 沈阳警备司令:胡家骥第39军军长:王伯勋(由烟台海运葫芦岛)下辖第103师、第147师,共6个团 第62军、第92军、独立第95师由塘沽海运进抵葫芦岛,与39军、54军一起组成“东进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第62军军长:林伟俦下辖第95师、第151师、第157师,共9个团 第92军军长:侯镜如下辖第21师、第56师、第142师,共9个团 1945年9月国民政府为处理接收事宜,改组李宗仁之汉中行营,成立北平行营。1946年9月1日,北平行营改组为国民政府北平行辕,李宗仁被委以主任之职,驻北平中南海居仁堂。1947年11月间,蒋介石到北平召傅等开会,合并张垣、保定两个绥靖公署,改组为剿总,司令傅作义,以冀、察、绥、晋北为作战区域,1948年秋天热河亦划入指挥区。1948年5月,北平行辕撤销。平津战役后,随着北平解放而结束。总司令:傅作义副总司令:陈继承、刘多荃、宋肯堂、上官云湘、邓宝珊、吴奇伟、冯钦哉、郭纵汾参谋长:李世杰第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李文第16军军长:袁朴下辖第22师、第94师、第109师,共9个团(以实际人数折算成6个团)第94军军长:郑庭锋下辖第5师、第43师、第121师,共9个团 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第62军军长:林伟俦下辖第95师、第151师、第157师,共9个团(以实际人数折算成6个团)第92军军长:侯镜如下辖第21师、第56师、第142师,共9个团(以实际人数折算成7个团)第13军军长:石觉下辖第4师、第89师、第155师、第297师、第299师,共15个团 第35军军长:郭景云下辖第101师、新31师、新32师,共9个团;暂编第2军军长(一零一军):李士林下辖第二七一师、二七二师、二七三师;暂编第3军军长:安春山下辖暂10师、暂11师、暂17师,共9个团,后为第104军 暂编第4军军长:袁庆荣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邓宝珊第22军军长:左协中下辖第86师、新11旅,共5个团(以实际人数折算成3个团)北平警备司令:陈继承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张垣警备司令:孙兰峰下辖整编骑兵第5旅,整编骑兵第11旅 保定警备司令:马法五 1945年10月成立武汉行营,驻武汉,主任程潜,1946年10月改为武汉行辕。司令白崇禧,辖第3兵团(司令官张淦)、第12兵团(司令官黄维)、第14兵团(司令官宋希濂)和第5(信阳)、第13(南阳)、第16(咸宁)绥靖区,共35万余人,主力分布在以汉口为中心的平汉铁路确山至汉口段和长江北岸宜昌至安庆段。1947年4设立九江指挥部,负责进行大别山清剿任务。1948年3月武汉行辕改为武汉绥靖公署,6月合并九江指挥部升格为华中剿总,支援徐州剿总进行徐蚌会战。1949年4月之后改组为华中军政长官公署,指挥对抗共军的渡江战役。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在武汉解放后,撤至湖南、广西,后因所属部队于广西损失过大而撤销。其辖区部队与防区也常有变动,如:九江指挥所时期以津浦铁路、平汉铁路、淮南、江北一带为作战区域,武汉绥靖公署时期则以两湖、江西、安徽、河南南部为主,长沙绥靖公署成立后,则缩小为湖北、河南南部、安徽一部为主。总司令:白崇禧副总司令:张轸、宋希濂、夏威、潘文华、徐祖贻、李品仙参谋长:李品仙第三兵团司令官:张淦副司令官:张光玮整编第7师师长:李本一下辖第171旅、第172旅,共6个团,曾为桂系第7军 整编第48师师长:张光玮下辖第138旅、第174旅、第176旅,共6个团,曾为第48军 整编第58师师长:鲁道源下辖第183旅、新10旅、新11旅,共6个团,曾为第58军 第十二兵团司令官:黄维副司令官:胡琏整编第3师师长:覃道善下辖第3旅、第20旅、新1旅,共6个团,曾为第10军 整编第10师师长:熊远春下辖第10旅、第83旅、第85旅,共6个团,曾为第14军 整编第11师师长:胡琏下辖第11旅、第18旅、第118旅,共6个团,曾为第18军 整编第85师师长:吴绍周下辖第23旅、第110旅,共4个团,曾为第85军 第十四兵团司令官:宋希濂副司令官:杨干才整编第20师师长:杨干才下辖第133旅、第134旅,共4个团,曾为第20军 整编第28师师长:李勃下辖第52、第80、第192旅,共6个团,曾为第28军 第十三绥靖区司令官:王凌云副司令官:万式炯整编第9师师长:陈克非下辖第9旅、第76旅、预2旅,共6个团,曾为第2军 整编第15师师长:刘平下辖第64旅、第135旅,共4个团,曾为第15军 第十六绥靖区司令官:霍珂章副司令官:刘雨卿、李奇中、丁德隆整编第52师师长:倪祖耀下辖第33旅、第82旅,共4个团,曾为第97军 第五绥靖区司令官:张轸副司令官:赵子立、朱其平整编第46师师长:谭何易下辖第175旅、第188旅、新19旅,共6个团,曾为第46军 整编第97师师长:马拔萃太原绥靖公署主任:阎锡山副主任:杨爱源、孙楚参谋长:赵世玲第19军军长:温怀光下辖第68师、暂37师、暂40师,共9个团 第33军军长:韩步洲下辖第71师、暂38师、暂46师),共9个团 第34军军长:高卓之下辖第73师、暂44师、暂45师),共9个团 第43军军长:刘效会下辖第70师、暂39师、暂49师),共9个团 第61军军长:赵恭下辖第66师、第69师、第72师,..内容来自www.book1234.com请勿采集。

声明:以上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问题,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www.book1234.com true http://www.book1234.com/a/kt/ktyrjwcxwjryyzsz.html report 0
娱乐时尚
  • 剿匪总司令部的剿总
  • 请给我介绍一下“陈炯明将军”?
  • 历史上有李烈钧这个人吗?有的话就介绍一下
  • 关于贺龙元帅的资料
  • 如何查看广东援鄂医疗队名单?
  • 请求国民革命军十四军副军长胡镇随资料,黄浦五期,湖南新化籍
  • 武汉到福建有多远
  • 武汉到河源市多少公里
  • 广东和平县到湖北武汉有多少公里
  • 辛亥革命为什么会发生在武汉?
  •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